儿时记忆中的客家老屋德馨堂

2019-06-07 10:22:50 来源:新浪新闻
记者:王盼盼 来源:新浪新闻

伴我出生长大的老屋是一座客家土楼,建于清朝嘉庆年间,有200多岁了,可以比肩美国历史。

大概是推崇“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”的缘故吧,老屋取名德馨堂,还做了一副中堂楹联“仁孝溯家传,博学贞操,韩吏部诠蘅不谬;读耕为世业,灌园课子,苏黄门结契弥真”,横批是“世德流芳”,由此可见客家人“耕读为本,诗书传家”思想是如何地根深蒂固,“革”也“革”不掉的。

记得“文革”结束后10年“开科取士”的那一年,仅一百多口居民的德馨楼,居然考中3个本科大学生,轰动一时。过了几年,又连续考取6个本科大学生。我的堂伯是个老学究,高兴之余用德馨堂名做了一副嵌首联:“德积一门,岁试三及第;馨香满室,金榜九登科。”真是芝兰花开,香飘满楼啊!德馨楼是一座府第式建筑,前低后高,左右对称,远看像一张坐椅。其正楼高5层,外墙用白石灰粉刷得雪白亮眼,客家土楼外墙一般是不加粉刷的,看去鹤立鸡群,俗名又叫白楼厦。

记得白楼厦里,有很多高寿的老公公老太太。他们人老心不老,个个爱劳动,人人讲卫生,活到老,做到老,总是扫把不离手。一年到头,白楼厦里里外外,总是干干净净的。我小时候,母亲就常常对我说,小孩子,要勤快,养成爱干净的好习惯。母亲曾多么自豪地对我说起,外面客人来,总要夸赞白楼厦打扫得干净。客人说,他们到过很多乡村,很少看到打扫得如此干净的楼舍。从母亲的言语里,知道她对白楼厦充满着深厚的感情,并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。当我成年出嫁后,有人问起我是哪里人时,我总是毫不含糊地说“我是白楼厦人”。还有一件挺奇怪的事,自童年起一直到现在,只要听说老屋某某长老仙逝了,仙逝者生前的形象总会在我的梦中出现。在梦中,我对仙逝者从来没有过恐惧。客家长老,举手投足,慈善为怀,总是爱怜体恤小孩……

客家俗语说:“大人盼种田,小孩盼过年。”小时候,我们多么盼望过年。每到腊月廿八九,小孩子们便兴高采烈地拿起扫把,把前厅、大厅、院坪打扫得干干净净。大人们忙于写春联,贴年画,把整座德馨堂布置得喜气洋洋。除夕晚上,小孩子们穿上新衣裳,彻夜不眠地守候着家家户户开门放鞭炮,哪家鞭炮响,便争着向哪家跑,比赛看谁拾得更多的散鞭炮。等家家户户放完了鞭炮,小孩子们又争先恐后地冲向大厅,去争抢大人们分发的糖果糕点,看看谁分到的最多。这种充满童趣的春节,是单家独院的小孩子无法想像的,更是城市里高楼大厦的孩子所无法体会的。老屋过年,还有沿袭久远的习俗。从大年初五开始,每当夜幕降临,孩子们便早早地在大厅等候,等候大人们把平时珍藏起来的狮头、钩刀、木棍拿出来,戏狮的戏狮,耍刀的耍刀,弄棍的弄棍,互相切磋武艺。还有拳术表演、板凳套路,不是赢得满堂喝彩,就是博得一片嘻笑。这种热闹的气氛要一直延续到元霄节后。可是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这种乡土十足的年味被渐渐地淡化了,渐行渐远了……

老屋天井还有一棵铁树,相传是建楼时所植,已经两百多岁了,主干虬曲,枝叶粗壮,年年开花,真是奇迹!唉,听说老屋所在的村庄,已被列入整体拆迁规划,要让位于工业园区的建设了。再过几年,老屋将不复存在,年年开花的铁树也将不复存在,连同那属于我的儿时记忆,也越来越依稀淡漠了…… (吴爱华)

www.huizhouseo.cn
特色栏目
🔥mg电子游戏平台网址-mg电子游戏娱乐场-mg电子游戏中心网址-mg电子游戏官方网站-白山资讯